我一直都是一个容易紧张、并由此导致过度焦虑的人。

  • 一方面,我手头上有很多的事情同时并行运作,我希望自己可以把每个事情都做的非常完美,但现实往往是,时间与精力都是有限的,一个人真的无法达成三头六臂的神奇功能,所以往往导致我在每个任务环境切换的间隙,我会容易形成一种过于紧张的焦虑;
  • 另一方面,我常常不善于去表达自己的意见与想法,最先想着是凭借自己的加班与加点来完成更多的工作,但是到后期发现工作量大到无法完成时,我只能借助一些非常幼稚的方式来表达这种不满的情绪,从而活生生把自己逼成一个容易暴躁的人,结果总是费力不讨好。

反省这次的焦虑症,源于最近需要上线一个C++的测试项目。这个项目本身不会特别重要,但是非常紧急,需要在制定日期前完成一些测试指标。一开始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我想凭借自己的技术来解决。但这一开始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对于任务的难度过于低估,从而导致后期的工作量超过自己的预期。毕竟从事C++的大型开发项目,我的经验还是不足以独立完成的。

同时,更加致命的是,我在手负责的还有另外一个也是十分紧急的项目,需要在同一个月底前完成第一个版本的实盘上线运行。当然,这期间我还叠加着其他几个小任务又加之在期间公司办公室搬迁,我也是全程参与,既当苦力又当劳力,身体上有点疲倦,精神上有点晃悠。

晚上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喝了点小酒,思绪良多。想到这段时间一直紧张压抑的状态,突然感到整个人临近崩溃。我向来是一个偏自责的人,往往很多事情尽量往自己身上扛着,而联想到目前还有很多的工作没有完成,很多事情需要迫切的解决,这就容易引起紧张与焦虑。我是一个特别惦记事情的人,一旦有事情还未完成,往往是要强迫自己一直沉浸在这个任务的待机模式中。多线程的工作压力一直持续在压抑着我,有时候晚上睡不着,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东西,就那样虚无缥缈的醒着,脑子一片空白,却又无比清新。

我常常很是佩服那些能够运筹帷幄、掌控自如的人,他们往往能够自由的在多任务环境中无缝衔接,做到事事摆平、样样妥当。我也想把这些任务分配给其他的同事,但是环顾四周,却更加的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无助。我知道这个公司不是自己的,我也知道这个地球也不会因我停止。当我想把事情交给其他人处理的时候,却发现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在工作对接与细节沟通上,而这已经花费了我更多的精力去做另外一件事情,这又进一步导致我的紧张与焦虑。我一遍遍的发现自己一直都在这个循环着的痛苦里,丝毫没变任何缓解的余地。

有人或许会说,大不了放着不做,反正也做不完。

Sorry,我真的不是『我』;如果你认识我的话。

所以,到了现在,我重新去回想这次的焦虑症,我本是想着去安慰自己,却发现这又花费了一段的时间,而我又要去挤出双倍的时间才能把落下的任务做完。这有点像一个死循环,一不小心掉入进去,便已经没有退出的余地。我不知道下次又遇到今天的这种焦虑状态,我是否能够学的聪明一点,变得成熟一点,抑或放过自己一把,变得圆通一些。很可惜的是,至少从我现在的状态上看,我依然会无法原谅自己变成自己不认识的自己,所以现在,我依然确信我会一直这样的紧张着、焦虑着,然后把自己逼上一条绝路,唯有成功才能征服自己的焦虑

临到最后,我依然是我,我还是仰天长叹一声

Keep Calm and Code On.

明天继续暗无天日的写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