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发现一封停留在草稿箱的邮件,没有发送出去,时间仿佛停留在 2008 年,我与猪头相恋的时光里。

也许彼时想起给一个人写信,一时兴起,却又在转瞬间变得平淡若水。现在翻看,里面提到了车轮同学,当时给我打电话的情景,不禁觉得眼泪婆娑。故人已去,唯有此刻的怀念。

想起该给你写点什么,似乎,文字才是石头的轨迹,想像在大片大片偌大的荒园,一直追寻这些最简单的象形符号,比如孩童的时代,将它们小心翼翼的描绘在单纯的田字格里,却是组合成最复杂的天象,让人难以捉摸。很少的说话,是否有种声音,来自内心的真实。而我们,都选择了文字的表述,以为这样可以让彼此听到心的声音,呼唤,来自远方……

一整块的冬天,已经被我藏起来,等待来年的回归,眼看阳光明媚的早晨,穿过我的天边……

想在你身边……

有时,总是有某些莫名的想法,让我害怕……

生活一直乱乱的,乱舞的青春。要去面对很多事情,很多的烦恼,总是有段时间,会特别的辛苦,等经历了风雨,我想要看到你的微笑,舔舔的,阳光的夏至,有石头想要的味道。

流樱在回归线以南的南方,跟我说,夏至在地平线的额头悄悄的滑落,有最灿烂的花香,淡月一直很颓废是生活,在大学的荒漠里,继续不知所向的流浪,安说,同样叽叽咋咋的考试,虽然很喜欢糜烂的忙碌,永无消止的轮回,千慧在写小说,依然没个落寞,总在深夜至沉的时候给我发短信,很是成功的笑,车轮同学终于打电话过来,很是激情的说那个北方的城市靠着大海,而他,会把时间泡死在沙滩,然后用沙尽力的折磨,这便是kill,而宾语,是物,还是人呢,还有,印子,偶尔在线说话,整一个大忙人,以前在小镇的悠闲,似乎已经怠尽死亡,飘落天涯,峰子会给我看海边的落日,残破不堪,还外加评论,我们以前说好要一起到大海qi,现在,却各个不知鬼影到底都躲到哪里不敢见阳光了,自己会淡淡的苦笑,鬼知道我们都飘落在天涯的哪个角落了,不见了,永远跟从前说再见了,我的那些哥们……

试着自由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