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anuel Derman: My Life as a Quant

Emanuel Derman: My Life as a Quant

就是那个提出利率期限结构模型 Black-Derman-Toy Model (BDT) 之一的 Derman,以亲身经历,讲述了他从物理学研究出发,学习数学工具、从事理论研究、转化做量化分析、深谙金融市场的精彩过程。期间,他讨论了一开始是如何的雄心壮志、傲气冲天,一心想要在理论物理界做出丰功伟绩,甚至觉得可以赶超爱因斯坦、媲美当年的大神费曼,可是后来慢慢发现,自己也终究是在物理这座宏伟大厦的基脚下,无望而重复的从事清洁工的枯燥工作。于是决定放弃学术界,转投工业。

但不幸的是,在工业界从事了许多年的工作,他依然无法放弃“干一番大事业”的理想,同时对在贝尔实验室复杂的人事关系厌烦到顶,决定转行去做量化金童,因为,在 Derman看来,二者没有实质的差别,都是处理一大堆的数据,使用一大串的公式,只是结果稍微不一样:在贝尔生产的结果是一篇篇无法签署自己名字的报告,而在金融界,结果就是实打实的金钱。此为前半部分内容。

书中后半部分主要讲述了他在所罗门公司以及高盛公司从事量化金融研究与交易,他以自己的视角审视了所罗门企业文化、公司制度等,从语气上看,似乎对所罗门不是很有认同感。倒是他在高盛公司,与金融天才Black一起从事研究,开发了著名的利率模型,BDT。这段与Black一起度过的珍贵岁月,给作者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他描述了 Black 对直觉的重视、对金融逻辑的强调胜过数学公式,但是,一旦把直觉背后的逻辑关系梳理清晰,则会使用简明的数学语言来描述其间的严谨关系,这使得所建立的模型既贴近现实、符合客观数据,又具备了良好的拓展性与数学上的优雅简洁。

因为我硕士论文主要部分还是在处理利率期限结构,所以看到这一部分的时候,还是感到非常的亲切,就像是从小一直摩拜的偶像,多年来心里一直念叨,可是突然间,在某个街角偶遇,那是何等的幸福。

这本书我读了两遍,被作者在书中描述的世界所吸引,也被作者对细节之处的思考所感动。从一个 Quant 的角度看这个世界,眼光是朴实的、单纯的,但体验是细微的、温暖的。